bwin



bwin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bwin > bwin >

如何专业评价电影《疯狂的麦克斯4

信息来源:bwin   发布日期:2019-07-09 10:36   点击次数:

  2006年毕业于南京交通职业技术学院,2007年从事建筑管理行业,现就职于江苏天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。一开始是交代末日设定,能源危机,石油战争,水战争,热核的使用导致人类苟延残喘,人类过了半衰期,土地酸化,再也无法种出作物……

  男主麦克斯Max登场,“我的名字叫麦克斯。我曾是个除暴安良的警察,在公路上扫除祸害。现在,我的世界是火和血。人们最后只剩下一种本能:生存。世界已经崩塌,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崩溃,很难说清谁更疯狂,是我,还是其他人。”迅速交代他的背景,曾经没能拯救很多他在意的人,而那些死去的人一直在他最深的意识中纠缠他,他被迫同时逃避追逐他的活人和死去的人们。

  镜头一转他就被抓住。纹身的意思是“O型血,全能强效供血者”,要烙印的时候Max跑了,苍白的战争男孩(War Boys)追逐他。那个从堡垒上掉下去男孩大吼“Witness!”,直译是“见证”,意思是他壮烈成仁了让其他人见证他进英灵殿。

  大将军Furiosa登场,要跟随她出发去炼油厂的战争男孩们喊着“冲锋!冲锋!冲锋!神风敢死队!”“我们要去带回石油!”“石油!”“我们要去带回可口净水!”“可口净水!”“我们要去带回母乳!”“母乳!”“冲锋!冲锋!冲锋!”

  众人高呼“不死老乔”(Immortan Joe),老乔登场,“我们又一次派出我们的战争车队,前往炼油厂为我们带回石油。首先我要祝福我勇敢的将军Furiosa,然后我要祝福我的战争男孩们。”“我是你们的救世主,在我的旨意下,你们将从尘土中崛起。”接着不死老乔开闸放水,又关闸门,“不要对水产生依赖,当它短缺时,它会使你心生怨恨。”车队出发。

  老乔回到了堡垒内部,那个畸形侏儒和那个喝了一口母乳说“很纯”的痴呆壮汉Rictus都是老乔的儿子。老乔下令通知炼油厂车队进发了。堡垒高处闪烁着莫尔斯码。

  出发不久后,Furiosa改路线,她副官问她“老大,我们不去炼油厂了吗?”“是要先去工兵农场?”,Furiosa说“我们向东”,副官说“我把命令传达下去”,“新命令,向东走!这不再是补给任务了!”“为什么?”“我不知道,这就是命令!”

  堡垒内,维修师说,“一个战争男孩快不行了,把那个强效全能血袋拿过去!”血袋指Max。

  老乔的畸形儿子发现Furiosa改路线后问老乔,“老爸,你的爱将偏离预定轨道了,这事你知道吗?”老乔看过望远镜后急忙转身往堡垒内部走去。壮汉儿子Rictus凑近望远镜,“让我看看”,畸形儿子“Rictus,你去看看老爸在烦些什么!”

  老乔进了金屋藏娇之地,地上墙上写着“不能让我们的孩子成为军阀”“是谁扼杀了世界?”“我们不是财产”,老妇人Giddy仍在,对老乔说“她们不是你的财产,你不能逼人为奴”,老乔问Giddy“她带她们去哪儿了?”,Giddy“离你越远越好,不是她带他们走,是她们求她的。”

  战争男孩们沸腾了,有资格开战车冲锋的战争男孩们纷纷去拿方向盘,喊着“冲锋!冲锋!冲锋!”“永生老乔,我把我最高的荣耀献给你。冲锋!”

  此时血袋Max正在给一个战争男孩(也就是Nux)补血,“发生了什么?”“Furiosa叛变了!”“她做了什么?”“她掳走了不死老乔最爱的东西,他的种母!”然后Nux发现Slit拿了他的方向盘,截住他说“这是我的方向盘!”“今天我要冲锋开车!”“你是我的投手!”“我刚刚给我自己升职了!”然后维修师插入“你都只剩半条命了,站都站不起来。”Nux说“我不要在这里软弱地死去。我只需要补血,补更多的血。”“没时间了!”“把我的血袋带上,绑在车前!”Slit望了望Max,“可他带着口器,看上去性子很烈。”Nux说,“是啊,我输得可是野生烈性血!如果我要死,也要死在狂暴之路上青史留名。”

  出发后第一段追车戏,Max的台词陆陆续续是“你们欺人太甚!”“混蛋!”“不但要我的血,还拿走了我的车!”“小心我的头!”

  期间老乔和Nux对视了一眼,Nux对Slit说“不死老乔看了我一眼!”“他在看你的血袋!”“不,他转头直视了我!”“他在环顾四周!”“他看了我一眼,至高的荣耀在等我,我命中注定要进入英灵殿!英灵殿!”

  Furiosa副官问Furiosa,“堡垒有车队出发了,他们向炼油厂和工兵农场发送了增员信号。这次任务到底是什么?我们是先锋,还是诱饵?”Furiosa回答,“我们只是在绕路。”之后便是混战。因为Furiosa偏离预定车道后驶入了刺猬帮(我觉得很像刺猬就叫他们刺猬帮了XD)的的地盘,所以是三方混战。

  混战中有个战争男孩Morsov受伤,Nux喊“站起来,你能行的!”,于是男孩往嘴里喷了白漆喊着“见证我!”(“Witness me!”),而其他战争男孩们也兴奋地高喊着“我来见证!”“Witness!”Morsov纵身而下与刺猬帮同归于尽了,然后其他战争男孩一遍嗨一遍评论“挺平庸的啊,Morsov!”“不怎么壮烈!!!”(Mediocre.)【对他们来说能够为不死老乔战死是非常至高荣誉,死后可以进英灵殿重生】

  Nux车胎爆了,于是让Slit把Max移到后面保持平衡,Max把Slit踹了下去。踹下去的过程中Slit脱走了Max的一只靴子。接着Furiosa就把大家引入了沙暴。

  沙暴内,Nux不由自主兴奋道“多棒的一天,多么美好的一天!”(“What a day!What a lovely day!”),然后放汽油,往嘴里喷了白漆,转头对Max说:“血袋,见证我吧!我就是那个以最璀璨夺目之姿,直奔英灵殿的人!”“我活着,我死去,然后我重生!”(“I live. I die. I live again!” 生而赴义,死而重生)Nux点火和Furiosa打算同归于尽,最后关头被Max阻止。

  沙暴结束,Max发现自己和昏迷Nux被链条连在一起,无法挣脱,这时Max发现了妻子们,于是只好背着Nux走向他们,顺便脱了他一只靴子来穿。妻子们说她们要去“绿洲”“众多母亲的绿洲”,并发现追兵已近。Max和Nux联手制服了Furiosa,Nux很高兴,说荣耀属于他们,属于Max。Max让Nux剪断了链条,要回夹克衫,而Nux表示别说夹克衫,血袋你要什么都行。

  Max打晕Nux后,又打伤Splendid,独自开车离开(也许是不想打伤她的,但无奈枪法准心太烂XD),Furiosa问Splendid伤势如何,Splendid回答说“很痛”,Furiosa告诉大家“在外面就是这样。如果你们不想死,就听我说的做。拿起你们能拿得动的东西,跑。”不久Max发现油罐车熄火,Furiosa跑近解说道,“死火装置,我自己设的,除了我谁也开不了这车。”“你上来。”“她们也要一起。”“那我们等吧。”“你以为那个混蛋会对你心存感激?你可伤了他的财产。你现在有一辆战争机器油罐车,还领先五分钟。”Max不理她。“你还想不想把面具拿下来?”Max妥协,Furiosa上车并给了他一把小锉刀。车上妻子们给Splendid包扎伤口,Toast白眼道,“你打伤谁不好,那个可是不死老乔的最爱。”Max顺手搜刮了车上的各色武器。大家发现食人蚁和工农兵正从两个侧面夹击他们。

  Nux爬上油罐车想杀Furiosa未遂。Furiosa想杀他,被妻子们阻止,“住手!”“你不能杀他!我们说好的,避免一切牺牲。”“他只是个战争男孩,过了半衰期的战争男孩!”“他想杀了我!”“我们不能杀他!”“你们背叛了不死老乔。”“他就是个混蛋,你被他骗得团团转!”“我们不是他的财产!”“只有他才能给我们荣耀。”“靠给我们烙上烙印?”“是谁扼杀了世界?”然后Nux就被推下车了。

  接近山区,Furiosa让大家回去躲好,“你们快下去,我只能一个人通过,这是说好的。”Max让Splendid留下。Furiosa问Max,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?”Max不说,Furiosa“那我等下喊‘蠢货’你就开车。”接着把开动机关告诉了他。

  到了山区,Furiosa下车,“给你们的三千加仑的汽油,都在这里了。我把链条解开,你们等下制造山崩。”“你说的是可能会有些追兵,现在可是三方人马!”“是啊,我运气不好。”然后喊了“蠢货”。摩托车队一遍喊着“那是我们的汽油”追击Furiosa一行人,一边制造山崩堵住了不死乔的来路。

  不死老乔冲锋队被山崩堵住,兵工农场主嘲笑道“搞不定女人就心事动重。”“都是为了健康的后代。”老乔亲自开了翻山车,此时有人汇报“这边有个战争男孩说他之前在油罐车上!”不死乔“让他上车!”Slit表示他有血袋的靴子,但没人理他。

  老乔开车追上了油罐车,Nux自荐,“我会把这把锥刀刺进她身体,留她最后一口气让您来动手。”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我叫Nux。”老乔拔下自己的配枪给Nux,“不,你直接杀了她,然后我会亲自背着你通过荣耀的大门,进入英灵殿永生。”“您是说荣耀在等待我?”“是的,至高的荣耀在等待你。你将进入英灵殿大门,绚丽又夺目。”老乔亲自为Nux喷了白漆,“Rictus,助他上油罐车!”Nux上车就摔了,老乔自言自语“真是个蠢货。”(Mediocre.)接下来又是一场追车,Splendid在为Max切断夹住手的链条后摔下车去。妻子们让Max掉头回去救她。Max说“不。”“我看见她被车轮碾过。”Furiosa问道,“你亲眼看见了吗?”Max重复道“我看见她被车轮碾过。”于是Furiosa说“我们继续向前。”(但其实车轮碾过这幕应该是Max的幻觉)

  Fragile崩溃,向追兵跑去,“他会原谅我们的!”其他几位妻子在她身后追她想拦住她,“我们不能回去!”“我们不是财产!”“我们为什么要放弃舒适的生活,他对我们很好。”“我们不是财产,她就是这么教我们的。”“现在她死了!”这时Furiosa打死了追兵,断了她后路。Fragile对着远方喊着Splendid的名字“Angharad!”

  一路向前,Max开车,Furiosa去检查引擎,Toast数剩下的武器,红发女孩Capable主动请缨去后面负责瞭望,瞭望时她发现了Nux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“我的血袋开车装死了不死老乔最爱的种母。他不会原谅我的。每次我错过荣耀,我都觉得那是为了日后更大的成就。我成为了维修师,现在能够开冲锋车。”“三次,今天我有三次机会得到至高的荣耀,英灵殿的大门正为我打开。”“什么大门?”“英灵殿的大门,我可以和英灵们永生同行,和先烈们相伴共餐,绚丽又夺目。”“但我说你命不该绝。”“就算Larry和Barry不再侵蚀我,我也会死于热病。”“Larry和Barry是谁?”“我的肿瘤,Larry,Barry。”Capable陪Nux一起躺下来。

  Angharad撞车被老乔搬回车上,医生“喂,不死老乔,你女人快不行了。”“那孩子呢?”“孩子也没声音了。”“剖腹,剖出来。””不行了。”“是男孩吗?”“是的,如果再多一个月,就是个健康的男孩。Rictus,你的小弟弟死了。”Rictus对着大家宣布,“我本来有个弟弟了,我本来有个弟弟了,他四肢健全,非常健康!”

  夜间追杀戏没什么台词,兵工农场主对不死老乔不满,于是单枪匹马追了过来,瞎了之后喊的是“我是正义的化身,生死的判官。”总之就是一堆很中二的话。

  被兵工农场主追击时,Nux帮忙开车,Furiosa问“他怎么在车上,你们不是把他推下车了吗?”Capable解释说“他说他可以帮忙!”“他是黑手(战争男孩的手是黑色,表明懂开车和修车),他知道怎么开车。”Nux“我要把车开到那个高东西前。”Capable“他指那棵树。”“对,树。”

  计划成功后,Nux说“我从来没想到能做这么绚丽夺目的事。”并说引擎“又热又渴”,需要降温,Max让Furiosa“往前开半公里”然后拿着一桶汽油要走,Furiosa问“如果引擎降温后你还没回来怎么办?”Max说“那你们继续开。”Toast问,“你觉得他想干嘛?”Furiosa答道,“先下手为强。”后来Max成功干掉敌人拿回了武器和方向盘,顺便帮Nux带回了一只靴子。

  开过了沼泽,第二天,Max问Furiosa“你怎么知道有绿洲?”“我在那里出生。”“那你为什么离开?”“我没有,我是被掳走的。”“你逃过吗?”“很多次,现在我是不死老乔的将军,开车油罐车,这是我最好的机会。”“她们呢?”“她们在寻求希望。”“那你呢?”“救赎。”

  接着他们看到了远方的构筑物,Furiosa“我以前见过这东西。”Max说“那一定是诱饵。”Furiosa下车自报家门,认亲成功,说已经离开7000多天了,而她妈妈第三天就死了。“我等不及让她们见识一下了。”“见识什么?”“绿洲。”“可是如果你们从西方来,你们已经经过了。”于是大家才知道那片恐怖的乌鸦沼泽就是曾经的绿洲。

  夜幕下,“看,那是卫星。”“Giddy小姐讲过,那是旧时代用来发射信号用的。”“你说那上面会不会还有人?还在发射信号?”“电视节目,旧时代人人都爱看电视节目。”

  The Dag对着自己的肚子说,“小乔啊,你可别急着出来,外面的世界没有这么好玩。”白发老奶奶问道,“你怀孕了?”“肯定是个丑陋的小军阀。”“说不定是个女孩。”“你用那个杀过很多人?”“我杀死每个路过这里的人,从这里穿过(指后颈)。”“我还以为你们很非凡呢(讽刺)。”“过来,给你看些东西。”“种子?”“这可是真东西,从家乡带来的,我一直试着播种,但没有活的,土地酸化了,什么也种不成。”

  另一边Furiosa找到Max,“我能和你谈谈吗?我和其他人都谈过了。我觉得现在是我们穿越平原的大好时机。我们把油罐车留在这儿,骑摩托满载而出发,可以行驶160天。我们给你留了一辆,欢迎你和我们一起。”Max拒绝了。“拥有希望是个错误。如果你无法挽回大局,最后你会变得,疯狂。”

  第二天早上,摩托车队出发,独留Max在营地,Max又产生了幻觉,“你在干嘛?爸爸,快来啊。”于是Max追上车队,给了Furiosa他画的地图。“这里是你要去的地方。”“你让我们回去?”“我还以为你已经恢复正常了呢。”“可我们就是从这里来的。”“哪里?”“堡垒”“那里有什么?”“绿意。”“有作物,还有取之不尽的水,只要你不怕高。”“水从哪里来?”“不死老乔从地底抽的,他控制了水源,以此来统治大家。”“他听着就让人讨厌。”“可是我们绕过山脉要花两周。”“不,我们原路返回。”“道路一定打通了,追我们的车队就是从那儿过来的。”然后Max解释道,“我们原路回去,等到过山区狭窄通道时,解开油罐车的链条,引爆它,造成塌方,堵住追兵。”Furiosa问“就算我们回到堡垒,那该怎么办?假设我们那时还活着。”妻子们议论道,“堡垒里只剩战争男童和老弱病残了。”“而且Nux和我们一起,他押我们回去也合情合理。”大家看Nux,Nux点头说“嗯,听上去还蛮有希望的。”最后Max对Furiosa说,“我敢保证如果你继续往这走160天,见到的仍然只是沙子。但我们原路杀回去,也许我们可以……一起……得到某种救赎。”

  然后就一路杀回去了。又是追车戏,“你在干嘛?”“祈祷。”“向谁祈祷?”“任何能听见的人。”

  追车戏最后Furiosa受伤,但不死老乔的车顶在油罐车前,于是Furiosa让Nux来开车,自己试图爬向不死老乔的车让他不再挡道。这是Fragile喊了“Rictus,带我走!”Rictus便过来把她抱上不死乔的车,但她“诈降”是为了先到不死乔车上然后帮Furiosa上车,后面镜头有交代,她去拉Furiosa说“这边,快来!”Furiosa成功来到了不死乔边上,问他“还记得我吗?”然后就把老乔的面具和脸卷进车轮里了。

  Fragile对后车的人们宣布,“他死了。他死了!”Nux的三观又更新了。大家陆续开始向前车撤离,The Dag带走了白发奶奶的种子箱。白发奶奶含笑离世。Nux对Capable说“你先爬过去,我等你上去了锁死油门就跟上”。但Rictus站在油罐车前试图毁掉前车,于是Nux之后减速拉开了两车距离,牺牲前对Capable说“见证我”(“Witness me.”)。

  摆脱追兵后,重伤的Furiosa快不行了,“她为什么发出怪声?”“这是气胸,她的肺部随着每次呼吸而坍塌。”Max告诉了她自己的名字,“Max,我叫Max。Max是我的名字。”Furiosa喃喃道,“家园,回家了。”然后晕了过去,“她失血过多,晕过去了。”Max听言立马开始给她输血。

  展开全部在超级英雄和太空歌剧大行其道的当下,除了乔治·米勒,没人认为这是重启废土电影的好时代。《疯狂的麦克斯1》当了20多年的投资回报性价比之冠,做为澳洲新浪潮电影的代表征服了美国市场,《疯狂的麦克斯2》被卡梅隆、芬奇奉为心头好,米勒和梅尔·吉普森用皮衣飞车开启了漫天黄沙的废土末世。三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,当曾经的辉煌变成黄粱一梦,米勒凭借指挥企鹅跳舞的动画电影走上奥斯卡领奖台,30多年的废土情怀对当今的电影主力消费群来说也许只是一坨屎。星战、侏罗纪、终结者都选在今年重启系列,新篇章为迎合新时代影迷口味与时俱进,《疯狂的麦克斯4》却反其道而行地实拍了100多分钟的追逐战,华纳1.5亿美刀的投资和米勒肝肠寸断的指导经历证明,“原装”西部车轮没死,暴力娱乐还有受众。

  对绝大多数影人来说,获得一尊小金人即是功德圆满,对米勒却未必受用。从新千年开始,重启麦克斯系列的心愿越来越强烈,筹拍《疯狂的麦克斯4》的过程就像一场操蛋的又令人欲罢不能的战争。马上进入实拍,发生911,外景地开建,伊拉克战争爆发,前男主梅尔·吉普森的私生活也越来越不着调,与好莱坞主流视线渐行渐远。

  新千年的第一个十年过去,对米勒和麦克斯系列影迷来说,《快乐的大脚》的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其实有点尴尬和矫情,现在可视为是他为换取麦克斯的复活不得已而为之的筹码。可是厄运还没结束,好不容易立了新男主也确定了拍摄地,澳洲迎来十多年不遇的大雨,沙漠变绿洲,米勒只能再换拍摄地。2012年夏,电影终于开机,一拍就是110多天,而后又遭遇补拍和延期上映。这么多的阻碍,随便哪一个都能搞死一部电影,米勒居然挺了过来,他这颗导演的赤子心和对麦克斯系列的创作情怀,像麦克斯的V8引擎一样滚烫。

  在老三部中,麦克斯失去了家庭甚至社会价值,帮助弱者是他在这个不分善恶的人间地狱最纯粹的生存目的,争夺主题从老三部的燃料转向水源,指挥官费罗莎伺机叛逃返回故乡,三股势力点燃狂暴的公路大战的导火索。重现废土世界首先凸显视效,一个极度画面感的世界,米勒与五位艺术家一起创造出3000多幅分镜的故事版,并幸运地将这些设定的大多数还原到电影中。

  西部黄沙搭配滚烫红烟,实拍是米勒的野兽派粗犷行事作风,后期回炉打CG补丁仅仅不足20%,且大部分是用以气候渲染、费罗莎的义肢和抹掉威亚钢丝,想必也是今年回归的几部老系列中CG使用最微不足道的一部。除了对实景的坚持,《疯狂的麦克斯4》也回归到系列前两部的澳洲B级片的R级定位,第三部因追求多元化观赏效果的糅杂而弱化了疯狂,麦克斯的救世主要在精神层面遭诟病,第四部回归追车戏份为绝对主体,“疯狂”主题还魂,再配合与其他末世题材有明显区别的丰富饱和色彩,物质贫瘠的幸存者的暴力美学目眩神迷。



相关阅读:bwin



bwin

媒体报道

企业文化

行业动态

关于

Copyright @ 2019 版权所有 bwin | 网站地图
a